<pre id="zxz95"><ruby id="zxz95"><b id="zxz95"></b></ruby></pre>

            <ruby id="zxz95"></ruby>
              <pre id="zxz95"></pre>

              <pre id="zxz95"><ruby id="zxz95"><ruby id="zxz95"></ruby></ruby></pre>

              <p id="zxz95"><ruby id="zxz95"></ruby></p>
                <p id="zxz95"></p>

                <ruby id="zxz95"></ruby>
                交易所公告

                中小企業融資難何解 國務院要求財務硬約束

                更新時間: 2014-08-26     瀏覽次數: 3713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已成痼疾。5月份以來,國務院7次提及并下文要求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此外,今年以來,多部委也數次下文意在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

                  “解決企業融資成本高的根本途徑是要實行全面的深化改革和結構調整。要通過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形成財務的硬約束和發展股本融資來降低杠桿率,從而消除結構性扭曲?!苯?,銀監會法規部主任劉福壽表示。

                  當前,中國流動性總量并不缺乏,但中小企業融資成本卻居高不下。對此,業內人士認為,造成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主因在于軟預算約束平臺擠占了銀行信貸資源,企業剛性融資需求旺盛,推高了銀行供給方貸款利率,要建立財務硬指標,約束無效投資以化解這一難題。

                  吸金黑洞

                  央行[微博]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表示,導致社會融資貴的原因有多方面,其中一個原因是“財務軟約束”拉高了融資利率。一些部門對資金價(1279.00, 0.10, 0.01%)格不敏感,部分低效率企業占用大量信貸資源,擠占了其他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融資機會。而正因為有這些高承受力需求的存在,一定程度上使得銀行及理財產品、互聯網金融等創新業務有能力向客戶支付高息,導致銀行負債端成本提升。

                  這一觀點得到了學界的普遍認同。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所長余永定表示,融資難、融資貴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一是房地產貸款以及平臺貸款大量占用了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的貸款規模,擠掉了本應為一般企業提供的資金,特別是對民營部門產生了擠出效應。他認為,可貸資金需求缺乏利息率彈性也是造成融資成本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地方融資平臺(主要參與者是中小型地方性國有企業,其投資領域多為“城建”)、房地產和中小微企業等可貸資金的需求方對利率變化缺乏彈性。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也撰文稱,宏觀流動性指標與微觀融資成本偏離的原因之一是,對資金成本不敏感的國有企業、地方融資平臺與房地產企業對資金需求的不饜足擠出了其他企業的信貸資源。

                  民生證券研究院副院長管清友[微博]表示,推升利率主要動力來源于貨幣需求端,主因是預算軟約束下,過剩產能行業和地方融資平臺等資金黑洞不合理的旺盛信貸需求。地方政府長周期基建項目需要信貸不斷展期,過剩產能行業的僵尸企業難以盈利償還利息,只能對債務進行續存,這兩點已構成了信貸需求端極大的壓力,再加上預算軟約束和政府信用背書,導致負債主體對利率不敏感,再高的資金成本也敢借。

                  為了緩解小微企業、“三農”等弱勢行業融資難、融資貴難題,今年以來,央行通過再貸款、兩次定向降準、PSL(抵押補充貸款)等手段,向市場定向注入流動性。

                  民生證券報告認為,短期來看,為了降低“被擠出”部門的融資成本,定向寬松有其必要性,但中長期來看,定向寬松仍存在明顯的局限性,并非解決融資難的萬能藥。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表示,過去幾十年經濟發展中逐步累積的深層矛盾和結構失衡,加劇了我國中小微企業融資難題。依靠政府投資拉動經濟增長模式的弊病是市場主體信用級別相差巨大,政府投資項目、國有企業因信用級別高,基本不存在融資問題,而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則陷入融資難、融資貴的漩渦。因此,降低融資成本還需深化改革。

                  財務硬約束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多措并舉著力緩解企業融資成本高的指導意見》明確指出,從中長期看,解決企業融資成本高的問題要依靠推進改革和結構調整的治本之策,通過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形成財務硬約束和發展股本融資來降低杠桿率,消除結構性扭曲。

                  “財務硬約束,一是強調財務紀律,明確目標是什么,二是注重目標是中長期性而非短期的?!鄙虾cy行首席風險官黃濤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表示。在黃濤看來,所謂財務硬約束是指市場經營主體在經營過程中考慮到利潤回報,在做決策過程中并非僅關注短期效應,更加關注中長期發展。

                  黃濤分析,從銀行層面看,銀行信貸風險具有滯后性特點,在發放貸款時應考慮到貸款中長期能否收回,最終為銀行創造收益,而非目前短期內貸款給銀行帶來效益?!爱斍敖洕M入新常態,企業和銀行更加注重發展的質量和中長期可持續發展?!彼f。

                  究竟如何對擠占信貸資源的國有企業和地方融資平臺建立財務硬約束?

                  張明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表示,首先,要讓部分國有企業和融資平臺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適當破產,打破市場對融資平臺剛性兌付的預期。讓資不抵債的地方融資平臺和制約企業生產力發展的僵尸企業違約,以此提高市場風險意識,促使金融機構審慎放貸。但違約風險要把握在可控范圍內,防止演變成系統性危機。

                  “現在銀行之所以敢向地方融資平臺和國企放貸,是因為隱性擔保使得剛性兌付預期的存在。事實上,如果沒有地方政府承諾一旦出現問題會埋單的話,貸款給地市級、縣級地方融資平臺風險是很高的?!睆埫鞅硎?,因為地方融資平臺投資項目收益低且期限長,貸款面臨嚴重期限錯配。

                  “一旦剛性預期打破,銀行會尋找經營狀況好的企業進行貸款,貸款利率上行,銀行信貸資源更多投向中小企業。為此,中小企業融資成本不一定會上升,反而可能會下降?!睆埫髡f。


                  專家分析,從國有企業改革方向上看,混合所有制是未來的發展趨勢。要促進國企和民企之間加快兼并重組,在市場主體上增加混合所有制企業,也有利于加強財務硬約束。

                  管清友也表示,有效方式是停止對過剩產能和預算軟約束行業輸血,加快國有企業改革和過剩產能行業破產重組,加快對銀行不良信貸資產的剝離,承受短期風險釋放和改革帶來的陣痛,真正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

                  “預算軟約束部門的融資需求回落是利率下行拐點確認的關鍵變量?!惫芮逵驯硎?,如果考慮到短期所承受的下行壓力太大,考慮緩慢地主動去杠桿方式,也應該嚴格約束預算軟約束部門的無效投資,加大反腐力度,嚴打經濟回落貨幣就放水的預期,進而收縮無效的投資規模。

                  從金融機構方面看,張明建議,進一步加快利率市場化進程及其配套體系存款保險制度的建立,全國性存款保險公司建立后,允許金融機構破產,加強銀行財務指標硬約束。張明表示,以上對策三管齊下,將被“擠占”的信貸資源調節引導至中小微企業領域,有助于更好地緩解中小微企業的融資難題。
                服務中心
                融資動態
                服務中心動態
                招標拍賣動態
                物流動態
                服務加盟
                融資申請
                招標/拍賣申請
                物流申請
                列表頁廣告
                更多>>
                日本欧美大码a在线观看 2021精品久久久久精品免费网 日本啪啪网午夜啪啪网 欧美日韩无砖专区一中文字 三级特黄60分钟在线播放